写真短视频appios

与行宫离得不远,一酒楼之上,黑色的瓦上沾了未化的霜,还铺着一片的黄叶。

瓦下屋里有人正喝着酒谈论着入城来的帝君帝后,热闹非凡。

而这瓦上屋顶,却是高处清寂,唯他一人。

洛倾霄轻抚着手里的玉萧,望着那行宫的方向。

一曲罢,无故人来。

虽说他觉着明凰帝后不是他心中那故人,但却不知为何离了军营,一人独自入城,寻了这么一个半是吵杂半是清静的地方,吹了一曲。

他望得见明宸帝君明凰帝后入城时的马车。

听得见之前人群里有人难捺好奇叫出来的那一声求见明凰帝后的话。

心中也多少有些期待好奇,想看看那明凰帝后会不会当真顺了百姓之意,撩起车帘来露一面。

但是始终没有。

不知为何,这明凰帝后虽与他不曾见过,他却总有些按捺不住地想要来看看她,为着这种心思,萧王倒是想要给她传一书,让她要小心奕王。

萧王正要起身离开,突闻一声细微破空之声传来,杀气已到。

花仙子的芳香时光

他眸光一闪,足尖在瓦上一点,身形已经如鹏鸟翩然飞下。

但是那人暗器先到之后利剑也已经刺了过来,眨眼之间已经紧追不舍连刺来三剑,剑剑夺命。

萧王身形要飞落而下,低头却发现酒楼之下已经有两人挥剑等着他落下要刺。

人在半空之中,再要有别的动作已不容易,萧王手中的玉萧一划,一道气劲已经朝着下方狠狠地划了过去,逼得下面那两人不得不分左右避开了。

“洛倾霄,今天本座就要死在这里!”

一股香风袭来,让萧王忍不住打了一个哈啾。

“火菱教主,还真的是阴魂不散。”

闻到了这样一股香风,萧王便知道来人是谁了。

但是他倒是没有想到火菱教主竟然追他到了大晋,还是说,这人来大晋是找云初黛的?嗯?

萧王脚踏到了地,身形一转,人已经飞滑出去了一段。

周围的人发现他突然自上面飘落下来,纷纷避开。

但是很快又看到了另外一人轻飘飘地自屋顶飞落。看清这人的样子,周围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这人……

长得好生白皙。

不仅白,还涂脂抹粉,打扮得极为妖冶。

头上有红玉发冠,额上垂着闪闪的宝石额饰,眼尾画着金红火焰纹,嘴唇也抹得异常红艳,一只耳朵上扣着流苏耳饰,把耳朵几乎都遮住了。

一袭红衣,金色腰带,金色腕扣,再加上金色的靴子。

这真的是一个不闪瞎人们的眼睛誓不罢休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正是曾经伤了云啄啄,被云迟削去了一小块耳垂的火菱教主。

现在那缺了的耳垂还是火菱教主说不出的痛,也让他觉得自己都有缺陷不完美了。

所以,这让他天天照镜子的时候都会气急败坏,觉得生生地气得长了很多条细纹,当初那伤了他的女人,他是不除不快了!

虽上次与萧王已经对上,还再次输在他的半招之下,火菱教主还是把这一口气给咽下了,准备先去大晋找那云初黛报仇雪恨去。

没有想到,他到了这临安城,便遇上了青龙军来攻打临安,一时便在此停了两天,今天也想出来看看那明宸帝君明凰帝后到底是怎样的人物,却意外发现了萧王!

既然遇上了,断无再放过萧王的意思!

“本座说过了,不杀了,这天下间多少美丽之物,本座都不能愉悦地享用。”

“呵呵,”萧王笑了起来,“可觉得一个手下败将还能杀了本王吗?”

之前被他们一个俊美一个妖异给震住了的百姓们这会儿算是反应过来了。

这可不是可以随便凑近看热闹的!

特别是这红衣的妖异男人,一看就不好惹。

而萧王却让人家觉俊美亲切,这么一来,就连边上的百姓们心中也都倾向了萧王,都不免有些担心他了。

有人反应了过来,顿时扯了扯身边的人的衣服,压低声音吃惊地说道:“刚才那穿着红衣的人喊那位公子什么名字来着?”

“好像是说洛倾霄?”

“老天,这可是大禹萧王殿下的名字!”

“哎娘呀,还真的是!这是萧王殿下?”

这些人立即就震惊了。

再看那白衣公子,俊美无俦,一把玉萧,还真的就是传闻中萧王的装扮!

大禹的萧王殿下要是在这里出了事,那大禹该不会要与临安过不去吧?

“听说奕王还在西门外呢,要是他知道萧王在此受了伤,会不会直接带着那十万兵打进来啊?”

“我们可当真不想看到打仗!”

“快,快快去禀报霍将军!”

“这个时候还禀报霍将军吗?难道不是该去跟青龙军说说?”

围观的百姓也是聪明,一下子就已经抓到了关键点,有人立即就匆匆奔去找霍玉城了。

虽然现在临安已经在青龙军手里,但是他们找惯了霍玉城,哪敢随便去找青龙军?

霍玉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是不敢怠慢,立即匆匆命人先去酒楼处查看,自己则是带着况巡去了行宫,求见罗烈。

“什么?当真是萧王?”罗烈听到这事也觉得不能等闲视之,现在他们跟大禹的关系还未定,可能随便一件事情都会影响了两国之间往后的关系。

“当真是萧王。”霍玉城道:“罗将军,此事需要禀报帝君吗?”

罗烈沉吟了一下,亲自去了内院找到晋苍陵。

此时晋苍陵正冷眼看着眼前夹了肉又夹了鱼吃得正欢的云迟,脑海里还响着她之前说的屠夫杀猪,只觉得特意为这个女人抚了一曲是抚给了牛听了。

他这般生着闷气,这女人却还是顾着自己吃得欢。

“帝君,帝后,霍将军来报,说是城中发现了萧王的行踪,而且正有人来找萧王寻仇,眼下两人正在城中打着。”

云迟一口鱼差点卡在喉咙里。

萧王洛倾霄?

所以说她之前听到的萧声,果真是他吗?

“哦?”晋苍陵瞥了云迟一眼,声音冷冷:“萧王在城外呆得不舒服,莫不是进城来寻旧人?”

Post Navigation